武漢肺炎“危情”22日

(本系列均為南方周末、南方人物周刊原創,限時免費閱讀中)

在鐘南山披露的廣東病例中,有兩人沒有去過武漢,但在家人去過武漢后感染。此外,有15名醫務人員在護理一名患者過程中被感染,這仍屬于一代病例傳播給二代,沒有突破二代傳播給三代的情況,仍屬于“有限人傳人”的范圍。

病毒一直在變異,其在人體內變化的生物規律很難講清楚,但及時預防、隔離、觀察,不讓它傳播的話,超級傳播者產生的幾率就降低許多。專家組給出的建議是,“希望人群現在能不到武漢去就不去,武漢人能不出來就不出來。”

“現在的情況不會重復17年前的非典……我不相信它會像非典造成的社會影響和經濟損害那樣大。”鐘南山認為。

前往武漢方向的旅客要格外當心了。

2020年1月19日,84歲高齡的鐘南山院士再擔重任,作為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率專家團隊赴武漢調研指導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1月20日,鐘南山在接受央視采訪時說,“肯定有人傳人現象。沒有特殊情況不要去武漢。”

官方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1月21日中午12時,境內累計報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233例,其中確診219例,死亡4例。

2020年1月21日,廣州地鐵,不少乘客戴起了口罩。 (南方周末記者 馮飛/圖)

1月20日,習近平總書記作出重要指示,各級黨委和政府及有關部門要把人民群眾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放在第一位,制定周密方案,組織各方力量開展防控,采取切實有效措施,堅決遏制疫情蔓延勢頭。

1月21日凌晨,國家衛健委發布2020年第1號公告,將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納入乙類傳染病,并采取甲類的防控措施——在國內,法定的甲類傳染病僅有鼠疫和霍亂兩種。

快速攀升的疫情數字,讓所有經歷過2003年SARS疫情的人,對那場“沒有硝煙的戰爭”記憶猶新。春運將至,當前的肺炎疫情真的可防可控么?

武漢暴發

疫情傳出始于2019年12月31日清晨,武漢市華南海鮮市場陸續出現不明原因肺炎病人的消息,在網絡平臺不脛而走。

當天中午,武漢市衛健委便發布情況通報——多部門經過情況分析,認為上述病例系病毒性肺炎。

2020年新年第一天,疫情的疑似源頭——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的商家們還沒來得及互道一聲“元旦快樂”,就見到了張貼著的休市整治公告。東區和西區市場的多個入口設起了紅色路障,身穿白色防化服的工作人員正在檢查。

元旦本是生意火爆的時候,“現在都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恢復營業。”一位商家告訴南方周末記者。

最先警惕的是醫務人員。一位在華南海鮮批發市場經營了五六年的商家告訴南方周末記者,12月31日,他因咳嗽去武漢市第十一醫院看病,本來笑嘻嘻的醫生一聽說他是“華南來的”,表情立刻變得嚴肅,“口罩手套都戴起來了”。

起初,除了少部分醫護人員,沒太多人真正在意。在武漢當地的傳染病專科醫院金銀潭醫院,很多就診患者并不知醫院收治了來自華南海鮮市場的病人,防護措施僅限于戴個口罩。除了隔離患者的住院部南樓,其余醫生沒有特別的防護。

當時,疫情看上去并不嚴重。1月5日,武漢市衛健委通報59例病例,“總體穩定”,此后的6天沒有通報新增病例;1月11日至16日發出的通告中,病例數維持在41例,僅一人死亡。

但1月13日起,泰國、日本和韓國相繼出現了境外報告病例。感染者均來自武漢。1月18-19日,新增確診人數136例,除了60歲以上的老年人,還出現了25歲的青年。

“對武漢來說,肺炎疫情已經進入了社區傳播的早期。別看一百多例相對于武漢市一千多萬人這是一個很小的數字,但我們需要高度警惕。現在采取措施,完全是可以逆轉的。”1月20日晚,在回答記者提問時,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學首席專家曾光說。

疫情防控陡然升級——武漢同濟醫院門診大廳,醫護人員“全副武裝”,身著防護服,對就診患者測溫。武漢啟動出境離漢管控,在機場、火車站等交通樞紐啟動紅外線溫度計監測旅客體溫。

到了1月20日,確診病例已出現在了北京、廣東、上海等多個省份。這天深夜,一趟從北京抵達江城的列車上,多數人戴上了口罩。在多地超市,醫用口罩一度賣到脫銷。

很多公共衛生和防疫系統人士的春節,要在待崗堅守中度過了。廣州市第八人民醫院員工收到院領導通知,全院職工取消外出休假,在廣州原地待命。天津一家三甲醫院醫生告訴南方周末記者,春節假期排班已緊急調整,各科室抽調醫護人員到發熱門診24小時值班。“單位剛通知,今天下班時間另行通知。”1月21日上午,上海市疾控中心的一位工作人員告訴南方周末記者。

從“有限人傳人”到“肯定存在人傳人”

1月20日深夜,糾結一天后,一位在上海工作的媒體人終于狠心決定,不回老家武漢過年了。

這個決定很大程度是因為鐘南山的發言。當晚,在接受央視《新聞1+1》采訪時,鐘南山表示,新型冠狀病毒“肯定存在人傳人”。此后,武漢市衛健委通報,有15名醫務人員確診感染。

事實上,自2019年12月31日“不明原因肺炎”被公開披露以來,病毒是否人傳人的答案一直模糊——起初是“沒有明顯人傳人的證據”,后來官方通報改成了“不排除有限人傳人”“持續人傳人風險很低”。1月19日,感染者人數急劇增加至136人的這一天,官方通報中“有限人傳人”“持續人傳人風險較低”的說法,首度淡出公眾視野。

但中山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陸家海告訴南方周末記者,“有限人傳人”和“肯定存在人傳人”的說法并不矛盾。

有限的人傳人,是指動物病毒剛傳到人身上,人和人之間的傳播力不大,比如A被動物傳染了,A可以傳染給B、A傳染給C,但是B和C難以傳染給D。對應的說法是“持續的人傳人”,A傳染給B,B傳染給C,C傳染給D。

1月11日確診的41名感染者中,就有一對夫妻感染者,丈夫先發病,為華南海鮮批發市場從業人員,但妻子并沒有去過海鮮市場。

而在鐘南山披露的廣東病例中,有兩人沒有去過武漢,但在家人去過武漢后感染。此外,有15名醫務人員在護理一名患者過程中被感染,這仍屬于一代病例傳播給二代,沒有突破二代傳播給三代的情況,仍屬于“有限人傳人”的范圍。

“既然叫傳染病,如果這個病沒有人傳染,我倒覺得驚訝。”曾光在發布會上說。

1月19日,武漢市疾控中心主任、主任醫師李剛表示,此次新型冠狀病毒的傳染力不強,不排除有限人傳人的可能,但持續人傳人的風險較低。(騰訊視頻截圖)

那么,如果能夠人傳人,到底是癥狀期出現傳染性,還是無癥狀期就有傳染性?1月18日,在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CDC)的媒體通氣會上,CDC負責呼吸系統疾病防治的Nancy Messonnier博士也坦言,“我們對它的了解真的不夠充分,現在還無法下結論。”

尚未明確傳播來源和傳播途徑,恰恰是新型肺炎的防控難點。 Messonnier博士表示,病毒會變異,從“傳染性弱、致病性弱”到“傳染性強、致病性強”并不需要非常長時間,這也是為何目前對疫情采取謹慎的防范措施。

武漢肺炎與SARS有區別

曾光用“日日更新”形容對新型肺炎的認識。參加專家組后,他對疾病的認識每天都不一樣,“這是傳染病早期的特點,沒什么值得大驚小怪的。”

看過病人發病的情況后,鐘南山對疫情的研判是,“疾病才剛剛開始,正在爬坡階段,相比SARS傳染性沒那么強,毒力也還沒那么大。”至于以后會怎么樣,要看它的發展情況。

肺炎疫情襲擊武漢,“冠狀病毒”一詞,總會喚醒人們對17年前另一場影響深遠的“不明原因肺炎”的記憶。“非典”一戰,中國內地累計病例5327例,死亡349人,發病數和死亡數均居各國之首。

“現在的情況不會重復17年前的非典……我不相信它會像非典造成的社會影響和經濟損害那樣大。”鐘南山認為。

此次,在首例病例報告后的第14天,我國科研人員便鎖定了新型肺炎的元兇。當天,世界衛生組織宣布,已收到中國分享的新型冠狀病毒基因序列信息,將病毒命名為2019-nCoV(2019新型冠狀病毒)。

當時有消息稱,武漢新型冠狀病毒基因序列與SARS病毒的相似度達80%,這一度引發了公眾的恐慌。

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在辟謠中解釋,“病毒的基因相似不能等同于病毒的致病能力相似”。本次病毒與SARS、MERS雖同屬冠狀病毒這一大家族,但基因進化分析顯示,它們分屬不同的亞群分支,它不是SARS,也不是MERS病毒,它們的病毒基因序列差異較大。

春運如臨大考

新型肺炎疫情正在發酵,恰逢一年一度的春運大潮。武漢自古即有“九省通衢”的別稱,光高鐵即可直達中國25個省份。統計年鑒顯示,武漢常住流動人口287萬,遷徙排名第15位。

“疫情在春運之后會伴隨升高,而且難以避免,再努力工作也會升高……春運結束以后會迅速下降。”曾光在發布會上打起了“預防針”。

把好相關市場關閉、野生動物管控和機場、車站、碼頭等體溫篩檢關口,成了春運期間尤為重要的工作。

武漢市衛健委通報稱,自1月14日起,在機場、火車站、長途汽車站、客運碼頭迅速安裝紅外線測溫儀35臺,配備手持紅外線測溫儀300余臺,各區正在陸續加大配備力度;在“三站一場”設置體溫檢測點、排查點,加強離漢旅客體溫檢測工作;對出現發熱的旅客進行登記、發放宣傳冊和口罩、免費辦理退票或改簽手續、指導轉診到轄區醫療機構,并進行登記報告。1月19日,武漢再次部署出境離漢人員檢測排查工作。同時,對市內公共交通工具強化進行“日消毒”和“每班次通風”。

2020年1月2日,武漢市金銀潭醫院,感染的患者被轉至此處,接受隔離治療。(南方周末記者 黃思卓/圖)

1月20日,武漢市召開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工作會議時,正式明確“盡量減少或取消一切不必要的大型公眾集會”。1月21日上午,武漢市文化和旅游局官方宣布,2020春節文化旅游惠民活動延期舉行。

病毒一直在變異,其在人體內變化的生物規律很難講清楚。但及時預防、隔離、觀察,不讓它傳播的話,超級傳播者(把病毒傳染給十人以上的病人)產生的幾率就降低許多。為此,專家組給出的建議是,“希望人群現在能不到武漢去就不去,武漢人能不出來就不出來。”

有在外打工,盼了一年返鄉之日的武漢人,攥著手里的高鐵票擔憂不已。有從廣州到濰坊的鐵路乘客,僅途經武漢,就在家人的要求下,改乘廣州到青島的飛機,花費1700元。

增強疫情防控的緊迫感與更嚴峻的社會恐慌,似孿生兄弟。 “恐怖的流言造成的殺傷力要遠遠大于疾病本身,這是非典的教訓。”曾光在回答媒體提問時說,只要應對得當,肯定能使局面得到控制。

做好社區宣傳工作,包括不再吃野味、身體不適不要春運出行、發熱病人應強制留在武漢觀察、在公共場所佩戴口罩、勤洗手等建議反復被專家強調,是看似簡單,實則尤為重要的建議。

據南方周末記者了解,在北京的火車、高鐵站,戴口罩的乘客比例正在提高,安檢工作人員也普遍佩戴了口罩,但目前尚未開展體溫檢測。

全國正陸續行動起來。北京、成都等多地發布發熱門診的醫療機構名單和發熱患者就診指南;武漢市旅游團隊不組團外出,公安交管部門對進出武漢的私家車輛進行抽檢,檢查后備箱是否攜帶活禽、野生動物等;深圳市啟動了全市的聯防聯控工作機制,在機場、碼頭、火車站、客運站等場所啟動體溫檢測工作;廣東省全省加強環境整治,做好農貿市場管理,取締違法售賣野生動物行為。

“說實在的,17年前的非典到這個階段為止也沒有特效藥,非常難。”鐘南山說,人類對某種未知病毒的了解總要經歷漫長過程,目前防控最有效的辦法還是早發現、早診斷,還有及時接受治療、隔離。

贵州省双色球领奖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