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百萬人的“云考試”,無人監考

此刻,這所聞名川渝的學校空空蕩蕩,數千名高中生仍四散在家中,等待著返校時間的確定。然而,對于分秒必爭的高三學生而言,返校時間不斷延后,學習和競爭卻不會停歇。

這場“停課不停學”的全民戰“疫”中,至關重要的仍是學生自主地“學”,這極大考驗著他們在終身學習中的自主能動性。

返校延期后,“停課不停學”的廣大師生面臨更加復雜的教育環境,形式的變化、時間和空間的變化連連相擊,承受升學壓力的中、高考學子也在逆風中醞釀著絕地反擊。

北京新高考元年,首次適應性測試的考場設在線上。3月3日,5萬余名高三學子居家“云”開考。

同樣備戰高考的李林蔚身居成都,對這種方式并未感覺措手不及。此前,他已使用猿題庫App參加過多次在線模考,熟悉這種特定的考試情景和心理狀態。 

百萬人“云考試” 

2月15日,原是成都七中林蔭校區開學的日子。

一場疫情按下了暫停鍵。此刻,這所聞名川渝的學校空空蕩蕩,數千名高中生仍四散在家中,等待著返校時間的確定。

然而,對于分秒必爭的高三學生而言,返校時間不斷延后,學習和競爭卻不會停歇。 

這天下午兩點,高三學生李林蔚準時坐在家里的書桌前,眼前一方手機屏幕上,是假期后的第一場考試。他對此格外重視——與在校時不同的是,他的競爭對手并非同校學生,而來自全國各地。這是一場由猿輔導在線教育旗下猿題庫App發起的初高考英語模擬考試,全國共有123萬學生報名參與。同時,平臺還會針對每個人的錯題點、薄弱點進行分析,提供一份智能診斷報告,便于學生查漏補缺。

提交試卷后5分鐘,李林蔚收到了自己的成績——146分,全國排名第9名,與第一名僅差2分。他言語間透著輕松,“從高一到現在,我一直都參加,但這次考得最好。”事實上,相比于名次,李林蔚更看重這場模考暴露出的問題,“主要收獲就是查缺補漏”。

與此同時,在距離成都近2000公里的安徽省宣城市,一所縣城中學的高三學生吳越,和李林蔚出現在了同一個“云考場”。 

“全國模考的排名范圍更廣,給我提供了不同的維度來評估自己的學習水平。”吳越也已經是猿題庫線上模考的熟面孔,“我參加過好幾次模考了,每次的排名有升有降,這給我提供了一個參考指標,來檢測一個階段的學習狀況有無進步。”此外,智能分析報告則為吳越提供了“對癥下藥”的可能性。

考試結束后,吳越在手機上查看“猿題庫百萬人在線模考”成績報告及錯題解析  

比起這場“火”起來的模考,猿題庫的老用戶們更青睞它的刷題功能,這也正是這個在線教育App為人熟知的首要原因。 

早在初中時期,吳越偶然在手機應用商店看到了猿題庫,被簡潔的界面風格所吸引。不久后,它就成為了吳越的“寶藏軟件”——在校時間,他每天會抽出半個小時,有針對性地使用猿題庫搜索往年的高考真題,或最新的模擬題。此外,如果遇到自己不懂的難題,他也會在猿題庫上搜索大量同類型題目進行鞏固練習。 

李林蔚也有著相似的體驗,“猿題庫刷題的效率很高,解析里的解題思路也很詳細。”不同的是,李林蔚還下載了老師版的猿題庫,“老師版可以把數學的選填題難度從高到低排,挑幾個有難度的嘗試攻克。”

延期開學期間,長期在家的吳越有了更多的自主學習時間,明顯增加了猿題庫的使用頻率。他訝異于線上題庫對他的深度了解,“我可以針對自己的情況制定試卷,而題庫也會根據我的答題情況進行數據分析和智能推薦。”

停課期間,吳越每天都在猿題庫App上練習由系統為自己推薦的題目 

吳越不知道的是,手中這個題庫之所以如此“懂”他,是因為經歷了近乎嚴苛的篩選——50選1,猿題庫現在的數百萬道題是這么挑出來的。 

篩選過程從線下開始。它不是將紙上的題庫簡單搬到網上,而是由專業老師一一精選,題目不能有錯,且要準確。

入庫不是終點,至今已累計7億次的做題數據也能幫助篩選。猿題庫運用動態分析算法,做題時長、準確率都可以使系統更好地分析學生的實際能力,及時調整題目參數、優化題庫,實現動態、有針對性地推薦當下最適合的題目,更高效地幫助學生查漏補缺。如果一道題是多數學生都會做錯的,系統便會自動提升它的難度系數,并推薦給做題能力更強的用戶。 

伴隨著在家學習的時間不斷延長,吳越察覺到,父母和老師對于線上教育平臺難免有些顧慮,“主要是擔心學生在接觸網上產品時,不能專心學習,反而借著學習的名義做其他的事。” 

他坦言,這取決于個人的自制力,“如果是學習自主性比較強的學生,的確能通過這些線上產品接觸到更好的教學資源,包括教師資源和模擬試題等。”

“云課堂”的有效輔助 

早上6點20分,窗外天光未亮,胡成龍準時上線打卡,開始一天的教學工作。

身為湖北省襄陽市南漳一中的一名高三班主任,胡成龍近日倍感壓力——疫情使返校時間不斷延后,家長們的焦慮情緒正不斷蔓延。 

如何讓“停課不停學”高效落地,成為了教師們急需解決的問題。盡管學校迅速制定了線上學習的模式——從2月5日開始,兩天上課、兩天考試穿插進行,但倉促上陣的效果明顯不盡如人意。

“我們班一共78個人,但經常只有60個學生簽到。”胡成龍發現,除了學生的主動性存在問題,習慣了課堂教學的老師們同樣一頭霧水:線上課程要怎么上,又到哪里去上?作業該如何布置,又如何批改?

這時,胡成龍想到了自己從2016年就開始使用的猿題庫。彼時,首次帶畢業班的他為了提升教學能力,增加題目的積累,下載了學生版的猿題庫,“當時是抱著試一試的態度,用了一段時間后發現效果不錯。”自那以后,他也常常給學生推薦這個軟件。

面對延期返校,胡成龍下載了老師版的猿題庫,教自己班里的學生如何使用,“有這樣一個平臺,既方便學生做題,也方便我批改。”

漸漸的,猿題庫成為了“云課堂”的有效輔助工具,胡成龍也摸索出了一套自己的教學模式。目前,在他的班上,猿題庫發揮的功能分為三部分:一是讓學生按照章節刷題;二是利用猿題庫將線下試卷轉為線上試卷,教師在線上進行批改;三則是每天早上給學生布置一道大題,利用猿題庫的答題名單,教師能迅速統計出大體情況。

效果慢慢呈現出來。胡成龍發現,班上有幾名“老大難”學生有了變化,“有四五名學生,原本在學校里經常不能按時交作業,現在改成線上作業后,加上有父母的監督,他們的學習態度明顯好了很多。” 

在胡成龍看來,這與家長的有效監督不無關系,也和軟件的及時反饋功能有關——題庫類App將學習過程拆解成一個個小任務,學生每完成任務便可獲得即時反饋和獎勵。比如在猿題庫中是“拿香蕉“,每個章節有5根“香蕉”,刷夠題后香蕉就會變成黃色,這甚至已經成為很多學生的口頭禪——你今天拿了幾根香蕉?

猿題庫會根據用戶情況等動態調整難度系數,形成智能推薦,并在學生完成答題后給予即時反饋 

因此,胡成龍時常鼓勵學生,“如果你們把總復習的25根香蕉刷滿,到學校后,在高考場上,你也能嘗到真實的甜頭。” 

很快,南漳一中高三年級的其他老師們也看到了猿題庫的優勢,紛紛將這個軟件帶進了自己的“云課堂”。胡成龍的妻子是高一年級的一名教師,看見猿題庫在高三年級的使用效果之后,她也開始嘗試使用,并推薦給了自己的同事們。 

此外,在高三年級的群里,猿輔導免費直播的課表也被迅速轉發,“讓學生自主安排時間去看。”胡成龍稱。 

但是,胡成龍也意識到,這場“停課不停學”的全民戰“疫”中,至關重要的仍是學生自主地“學”,這極大考驗著他們在終身學習中的自主能動性。 

所以,他依然盼望能盡快開學,“越早對學生越有利。” 

堅持“非主流”路徑

在這個特殊時期,學生和教師都迅速向線上“轉身”。

據公開數據顯示,自學神器猿題庫、小猿搜題等日活暴漲;視頻通訊類工具釘釘、騰訊會議等被小學生祭出“一星好評”。很多在線教育產品的增長曲線急速爬坡,迎來“Aha Moment”——被“美國增長黑客之父”肖恩·埃利斯定義為產品的高光時刻——用戶真正發現產品的核心價值,并被迅速占據心智,成為產品的“自來水”。 

2月15日的一場“在線大模考”,創下百萬中學生同時參與的突破性紀錄。時隔近兩周,第二期模考上線,再度引發熱議,#現在的孩子已經開始云考試了#登上微博熱搜。

模考結束,學生紛紛在微博上曬成績,并直言這場“云考試”炸出了自己不會的知識點 

這一切顯得突然,卻又似乎在猿題庫、小猿搜題負責人Annie的意料之中,“自學刷題,本身就是剛需。而這次因返校延期,自學的重要性凸顯出來,需求得以更大的釋放。”

在線教育行業的發展以剛需和市場規模為基礎。自然流量極速涌入線上,高并發量對行業也是一場考驗,很多平臺甚至已經精確到以天為單位去完成需求的迭代。盡管業內對于正式開學后留存量的變化有所預期,但Annie認為,“不一樣的是,這次的確涌入了很多沒有體驗過猿題庫的新用戶,我們也有信心留住他們。”

信心一方面來自于師生常年的肯定,“猿題庫幾年來都幾乎沒有花錢進行市場推廣,而主要通過師生之間的口口相傳,它的確可以提升教學效率,也可以為學生提供一個高質量的練習場景。”

數據則更為直觀——據猿題庫統計,在省市級別的重點中學中,每一個學生都在使用猿題庫App;使用猿題庫的學生超過1000人的學校已達7553所。不僅如此,這些學生平均每天在猿題庫上做33道題,其中近20%的學生做題時間超過40分鐘。

而另一方面,源自猿題庫本身的定位。回望成立之初,盡管其個性化越來越明顯,定位與屬性卻從未改變。

一場場看似無人監考的“云考試”,背后有著程序員、黑科技的堅實保障 

Annie常常在接受采訪時被問到,“為什么小猿搜題、猿題庫、猿輔導這些產品不合并在一起?”——將各種產品放在一個平面,這顯然是在線教育公司的“主流”路徑。 

但團隊有著更為長遠的考慮,“猿輔導在線教育公司有著不同的產品矩陣,每個產品對應的是不同的定位和應用場景,拿猿題庫來說,堅守的其實就是練習、備考場景,小猿搜題的定位是提供解題方法,為學生即時答疑,而猿輔導直播課則是系統性地通過課程帶領學生學習……”Annie認為,正是因為有這些產品矩陣,每個產品有清晰的定位,才能把這一個場景做到最好,不會被市場吞沒。

居家學習中的脫穎而出,驗證了這個選擇的正確性。 

“這么多年,猿題庫一直在自己適用的場景里深化優勢,以及無可取代的價值。也正因此,猿題庫這次才會在師生里取得這么大的反響。”Annie稱。

但她并不認為這段特殊時期是一場沖刺,因為“教育本來就是一個長期的事情。”時間倒回2013年,彼時的猿輔導在線教育公司正式進入K12領域,兩年后,用戶達到數千萬,再到如今突破4億,“7年過去了,其實這是一個很慢的過程,需要日積月累用戶和口碑,然后才能形成品牌效應。” 

至于未來如何,Annie說,“盡管這是件很慢的事情,但我們也將保持更強的耐心與堅守。”

贵州省双色球领奖地址 天津11选5中奖预测号码 天天彩选3走势图 吉祥棋牌三打一扑克 微信红包捕鱼游戏 下载白城麻将 基带传输码型 黑龙江省36选7走势图 金色旋风网赚论坛 韩国快乐8不开了吗 黑龙江36选7历史开奖结果 捕鸟达人修改版 至尊斗地主官网 nba篮球 彩票动物总动员玩法介绍 上海天天彩选4d 全民捕鱼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