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苯酚到胰島素再到蚯蚓:“神醫”李躍華神邏輯

南方周末記者三次與因號稱“治好”新冠肺炎的武漢個體“醫生”李躍華通話。他口才極佳,最初小心翼翼,以沒有時間為由不想接受采訪,但后來不回避任何問題,談到興奮處,則口若懸河,一發不可收。

而他說的內容,有的符合事實,有的脫離常識,有的無從考證,有的似是而非,而他多次強調的“邏輯”,聽起來也令人匪夷所思。

(本系列均為南方周末、南方人物周刊原創,限時免費閱讀中)

圖文無關(IC photo/圖)

南方周末記者三次與因號稱“治好”新冠肺炎的武漢個體“醫生”李躍華通話。他口才極佳,最初小心翼翼,以沒有時間為由不想接受采訪,但后來不回避任何問題,談到興奮處,則口若懸河,一發不可收。

而他說的內容,有的符合事實,有的脫離常識,有的無從考證,有的似是而非,而他多次強調的“邏輯”,聽起來也令人匪夷所思。

2020年3月2日,新京報記者從武漢市漢陽區疫情防控指揮部及武漢市12320衛生熱線工作人員處證實了這份網傳調查報告的真實性。(資料圖)

因為能“治好”新冠肺炎,武漢個體“醫生”、武漢愛因思中醫專科門診部法定代表人李躍華最近火了。

2020年2月中旬,湖北省司法廳原副廳長陳北洋遭網絡曝光,舉報者稱其感染新冠肺炎后“耍官威”,拒絕隔離。隨后,網上出現一封以陳北洋口吻寫的“道歉信”,信中提到了李躍華。表示經李治療后,陳北洋全家三個新冠肺炎患者核酸檢測均轉為陰性。

陳北洋后來被湖北省紀委監委查實確有確診新冠肺炎后“不服從集中隔離”等情況,并被給予“留黨察看”處分。李躍華卻因他的“道歉信”一下走紅——人們好奇,是否真的有這樣一位能治好新冠肺炎的“神醫”。

作為人類歷史上新出現的一種病毒,新冠病毒被公認尚未找到確切有效的抗病毒藥。2月24日,世界衛生組織專家在北京召開新聞發布會時說,目前只有一種名為瑞德西韋的藥“可能有效”。

即便是瑞德西韋,目前也仍處在臨床試驗階段,尚未正式應用于臨床治療。

李躍華卻聲稱,他用自己發明的“穴位注射”療法,治好了15例新冠肺炎病人(后有媒體調查后認為不屬實)。而網絡上流傳甚廣的說法是,他看病都是上門服務,與病人接觸時甚至連口罩也不戴。

李躍華打動了很多人,也引起很多人的懷疑。有人說他是“神醫”,也有人稱其為騙子。

當地衛生監督部門很快介入調查,結果讓人大吃一驚:這位因疫情暴紅的醫生,竟然交出了一本假醫師執業證。而他配制的注射材料也未取得藥品監督管理部門的許可。李躍華本人隨后因密切接觸新冠肺炎患者被“隔離”。

3月2日至3月4日,南方周末記者三次與李躍華微信語音通話,聽其講述了他目前的狀態以及他的發明,并就外界有關質疑作出回應。

他口才極佳,最初小心翼翼,以沒有時間為由不想接受采訪,但后來不回避任何問題,談到興奮處,則口若懸河,一發不可收。

需要說明的是,李躍華說的內容,有的符合事實,有的脫離常識,有的無從考證,有的似是而非,而他多次強調的“邏輯”,聽起來也令人匪夷所思。

“調查報告還沒有形成效果”

南方周末:你目前狀況怎么樣?

李躍華:我現在隔離在一個酒店里。今天(3月2日)是第二天,因為有的群眾擔心,我接觸了那么多病人,會不會把病毒帶給他們,因為他們不懂,到處亂打電話,到處亂反映,領導可能也覺得我挺討厭的,就把我隔離在這里,平息一下輿論。送我來的人說是聽上面的指示,具體是誰也不告訴我,隔離多久,我問了也沒有給我一個明確的答復。就隔離我一個人,要說密切接觸者,我們全家都是密切接觸者。

南方周末:陳北洋發“道歉信”時你是否知道?

李躍華:NO NO NO,我要知道就不會允許用我名字,至少把我名字用一個代號,某某醫生,或者說李醫生,那別人也不會知道是我,他偏偏把全名都弄出來了,我哪知道會這樣火?我以為不會是多大的事呢,但已經發生了,我們就積極地面對。

南方周末:對于網上的衛生監督部門“調查報告”怎么看?

李躍華:他們是出了一個內部調查報告,按道理不應該在網上公開,沒有找我核實。但是不要緊,調查報告還沒有形成“效果”(注:該報告認為李躍華涉嫌犯罪,建議移交公安機關處理),可能在網上引起輿論炒作,實際上還是沒有什么效力。

調查報告是為了突出我的不合法,不提療效,有點偏頗,所以出來以后很多人批評他們,這種時候不搞清楚這個醫生(搞的東西)到底有沒有療效,現在我們國家非常需要的是有確切療效的東西,最好有特效藥,浪費國家資源去調查他的那個……萬一耽誤了他真的有療效的方法,對國家是多大的損失啊?所以(網民)就批評了,所以(調查報告)也沒有發揮什么作用。

南方周末:你到底治愈多少病人?

李躍華:有證據的15例,確診的有10例(此前有媒體報道為9例),有的已經治愈了就沒法查他陽性了,只能查是陰性。還有5例是疑似,15例里有5例是重癥,發燒比較高,時間比較長。這種病人我通過抽病人的血,來做自體疫苗,把我的藥和病人的血混合,加一個抗凝劑,放置24小時,24小時就成了死疫苗。(注:真正的新冠病毒疫苗至今未研制成功)

南方周末:有媒體報道稱你提供的“治愈”人數有假。

李躍華:我正準備找律師告它,亂寫一氣,顛倒黑白,病人電話是我給的,但不按病人原意實說,改頭換面,斷章取義,故意抹黑。明天就會有真相出來,不著急。

南方周末:是否可以把病人電話提供給我們用以核實?

李躍華:不行不行,騷擾太多病人會反感,已經有人幫我們核實這個問題,明天就會有東西出來。

“艾滋病也能治”

南方周末:你的療法是如何發明的?

李躍華:我自己有鼻炎,做過手術,激光、冷凍、打過穴位等等,反正出了什么新方法我都會試一試,最后就找到了苯酚。這個過程很漫長,不是一天兩天。救治了幾百例感冒,因為感冒比較容易治,還有水痘,小孩子容易得,效果也還不錯。主要是打了之后發現退燒特別快,后來治艾滋病、尖銳濕疣,發現效果都很好。能用它治療多種病毒性疾病,我就認為它是一種廣譜的抗病毒藥,既然是廣譜嘛,來的什么病毒也不怕。我就胸有成竹地按照我的思路。真的成功了,就是這么簡單。

南方周末:打幾針能好?

李躍華:看病毒多少,病毒多的情況下,打一針肯定不夠,要打7針、8針、10針都有,輕微的打一針就好了,病毒全殺死了。

南方周末:你的療法還可以預防新冠病毒?

李躍華:既然可以殺死病毒,就可以預防,你懂這個邏輯關系吧?比如說這個病毒在人體內的平均潛伏期是7天,那么我現在給你打一針,你這7天是不是不得病了?不管你感染還是不感染對不對?7天以后又打一針,就又把病毒打死了,是不是這個道理?這個邏輯關系一定要知道。只要殺病毒,它就可以預防,還能揪出潛在的感染者,這是我斬釘截鐵說出來的一句話,是我從臨床中摸索出來的。

我預防了一百多個人。脖子兩邊的穴位是人體很重要的穴位,是增強呼吸道抵抗力的,我認為打這兩個穴位起預防作用。

南方周末:你看病人時真的不穿防護服不戴口罩?

李躍華:我就簡簡單單只戴一次性口罩,其實防不住。憑的什么?我真的神仙護體嗎?憑的是我過硬的技術,對我的技術充分的相信。

曾給各國使館寫信,聲稱能治埃博拉

南方周末:假醫師執業證是怎么回事?

李躍華:這是我故意曬出的一個假證。因為我不服氣,我沒有單位,人事檔案自己拿在手上,后來實施醫師法(執業醫師法)時,(要求)必須有單位蓋公章(才能辦醫師執業證),我辦不了證,就被擋在醫院大門之外,民營醫院給我伸出了橄欖枝——你來我們幫你辦證,我就去了民營醫院。我也知道那個證是假證。我流轉了幾個民營醫院,杭州啊、廣東啊、新疆啊到處都跑過,那幾年顛沛流離中過來。到了2006年我就自己開了個黑診所,實話實說就是個黑診所,但是我就跟衛生局說清楚,我為什么開這個黑診所?本來我可以辦的時候你們也不給我辦,現在我沒有醫師資格證,我直接跟他們說,我要生存,我也不騙人,掙點小錢維持生活而已。一邊開診所,一邊搞發明,到了2011年拿到了專利證,2012年正式把門診部開業了。我也不是作為醫生,而是作為法定代表,打個擦邊球,我既然是發明人我肯定要用這個專利,在門診部里找機會用,就是這么個情況。

南方周末:當時給你辦假證的是哪家醫院?

李躍華:那個醫院是部隊的,但各個科室被分別承包,魚龍混雜,也不能完全說是莆田系的人。

南方周末:你還曾給院士寫信推廣你的療法?

李躍華:對啊!當年我認為這個技術可以抗病毒,是一個廣譜抗病毒藥,就是不管什么病毒、疫情,它應該都可以去試一試,我覺得這個東西意義太重大了,所以碰上疫情的時候就給他們寫信。埃博拉在非洲流行的時候,我給各國使館還寫過信,只不過大部分打回來了。然后給李蘭娟(國家傳染病重點學科帶頭人,中國工程院院士)寫信,當時我還親自跑到了浙江,春節的時候,專門跑到他們醫院去過,當時李蘭娟在北京開會沒找到她。值班的副院長就問我什么事,我就說我想推薦一個方法給你們試一試,治療禽流感,他說是什么方法,有沒有資料,我說已經發表了論文,我說你按照這個論文的操作,像治感冒那樣操作就可以了。但后來就沒有收到任何消息,不知道他們用沒用。然后禽流感反正也過去了,也就算了。

“病毒介于生命和非生命之間”

南方周末:你的療法有什么理論依據?

李躍華:因為苯酚的結構跟病毒的堿基的結構契合了,因為病毒就4個堿基配對嘛,什么腺嘌呤、鳥嘌呤、胸腺嘧啶、尿嘧啶、胞嘧啶,總共就這幾種堿基嗎?凡是叫嘧啶的,它就含有嘧啶環,嘧啶環跟苯環差不多的……它(苯環)的結構就比嘧啶的結構更小,它更容易發生取代反應,因為它結構小,配對的時候,它就作為一種高仿零部件就配上去了,病毒就不能發生作用,病毒沒有糾錯能力——這是我的理論,就這樣子。所以就用這個苯酚就特別好。

為什么別人提出這么少的苯酚能夠有作用,反而量高的時候,人家發現不了它本身的抗病毒作用?我就覺得這就是病毒一個神奇的地方。病毒介于生命和非生命之間,這種常識你應該知道吧?(注:記者未認可),假如把病毒能夠提純(注:提純是一種化學方法,生物體不存在“提純”一說)出來,你會看到它是結晶狀的粉末,它根本就不是活的,對不對?

南方周末:是嗎?

李躍華:這個懂不懂?

南方周末:我知道病毒是很小的微生物。

李躍華:它比微生物小到不知哪里去了(注:病毒本身就是一種微生物)。回頭你自己搜,先按我這個記住就行了。

所以病毒它就很神奇。高濃度的苯酚可以殺不同的細菌,甚至還有什么結核桿菌,都可以殺滅,但是就沒有發現苯酚的抗病毒作用。我就發現了一個很奇怪的現象,(濃度)萬分之幾的時候,它打在人體的穴位上,能夠對病毒有殺滅作用,這就很神奇了,也許現在科學家在做實驗會觀察得到。為什么呢?因為我從病人身體里抽出的血,把萬分之幾的苯酚和血液混合,混合以后,我認為就得到了疫苗(注:新冠病毒疫苗至今尚未研制成功),就打到人體上,打胳膊啊、打臀部啊,咦,發現這樣治療病人的效果也非常好。病毒在血中比較多的時候,就做成疫苗打,在血中比較少、在呼吸道多的時候,直接打4個穴位就夠了,很輕的就打一針就好了。

“穴位像晶體管”

南方周末:病毒主要作用于肺上,你打脖子上的穴位,是不是離肺還遠一點?

李躍華:所以說病毒在上呼吸道時用,效果比較好。那時還是輕癥,病毒走到下邊來了,到肺了,就叫做中癥和重癥了嘛,它雖然不能完全治好,但有效,因為人家對穴位有研究,穴位能夠使藥物直達病灶,這是第一個特點。穴位還有第二個特點,它有放大作用。這個好記吧?它像晶體管放大的作用一樣,可以放大藥物的作用(注:此說無依據)。

南方周末:有一個質疑你的文章,說注射低濃度的苯酚之后,它就跟機體的蛋白質結合了,到不了肺里。要是到得了肺里,就得高濃度的苯酚,但那樣的話病人先被毒死了。

李躍華:這些人實際上是對苯酚研究不夠,一知半解。我給你舉個例子,胰島素里面就有苯酚,含量比我用的濃度還高一點,100毫升含0.25克,聽懂了這個話沒有?胰島素它作為一種藥品可以放兩年,胰島素就是蛋白質,只要高中學過生物都懂,它為什么和苯酚不起反應呢?因為濃度很低,所以說我的(療法的)安全性,胰島素已經幫我驗證了。胰島素又可以打血管,打靜脈血管又可以打肌肉,又可以打皮下,對人體沒有危害,那么說明我們(打低濃度苯酚)也都可以,這種邏輯關系,我想正常思維的人都應該想得到。

南方周末:那你這樣說是不是不用打苯酚了,打胰島素也可以治新冠肺炎了?因為胰島素里也含苯酚。

李躍華:這就是我要解答的又一個疑惑點。我專門問了那些打胰島素的糖尿病人,很多人照樣被感染,那說明什么問題呢?不打在穴位上,它就起不了作用。懂我的意思沒有?必須打在穴位上。

南方周末:那把胰島素打在穴位上,是不是能起作用?

李躍華:那個我沒有做過實驗。你打胰島素,苯酚也許起作用,但胰島素也降了你的血糖,而且它通過苯酚的放大作用,也許你就昏迷了呀!過量了呀。你這個問題提得好,但我提醒一下,很多人搞不到苯酚、配不成這個藥劑的時候,也問是不是可以打胰島素,我倒是推薦一個地龍注射液,里面也含苯酚,濃度和胰島素差不多,你倒是可以試試。知道地龍是什么嗎?地龍就是蚯蚓,呵呵,它的提取液也是一種蛋白質,苯酚放在里面防腐,防止細菌滋生,蚯蚓打到人體上可以產生什么作用,我也是剛剛聽說這個藥,你要想了解你就到百度里面去搜,好不好?

【版權聲明】本作品著作權歸南方周末獨家所有,授權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獨家享有信息網絡傳播權,任何第三方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贵州省双色球领奖地址 上海麻将游戏下载 钱龙捕鱼试玩 北京pk10定位胆技巧 吉祥棋牌电脑版? 手机捕鱼游戏中心下载 东北麻将玩法怎么胡 平码公式破解 规律 奥州快乐8基本走势图 双色球下期必出号码 快乐双彩今晚开奖结果双色球 车联网费用 北京赛车投注app 零零网赚论坛 博彩开户 五分彩输了20万怎么要回来 北京11选五前三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