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億金融抗“疫”:“如果能落實 ,將會像是一場春雨”

“上半年的損失,下半年要奪回來,這不是一個口號。只要企業奪回來了,社會、國家也就奪回來了”

(本系列均為南方周末、南方人物周刊原創,限時免費閱讀中)

2020年3月2日,山東省濟南多家銀行網點也恢復營業。市民正在排隊辦理業務。(ICPhoto/圖)

(本文首發于2020年3月5日《南方周末》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特刊“疫線報道”)

從目前疫情防控債發行情況看,國有大企業獲益最多,本來他們的融資利率就是地板價了,而今更是錦上添花。

相同貸款規模下,如果風險相等,銀行都愿意發放給收益大的客戶,不愿意把錢放給小企業,“尤其是這種收益不高的產品”。

“上半年的損失,下半年要奪回來,這不是一個口號。只要企業奪回來了,社會、國家也就奪回來了”

2020年2月以來,從發行金額超過1300億元的疫情防控債,到3000億元的疫情防控專項再貸款,再到針對中小微企業的5000億元普惠性再貸款、再貼現,中國的“金融抗疫”不斷加碼、層層推進,資金規模邁向萬億元。

從一百多家發行債券的企業,到一千多家拿到專項貸款的重點企業,再到一千八百多萬家中小企業,“金融抗疫”惠及的企業也越來越多。

浙江民營投資企業聯合會會長周德文,最近幾乎每天接到幾十個企業家的電話,著急問他什么時候能夠申請到救命錢。周德文跟他們開玩笑說,“堅持住,不要死在黎明前,現在是關鍵時刻。”另一邊,一些銀行也來找他介紹較大規模企業的資源。

周德文一邊為中小企業的支持政策感到鼓舞,一邊又擔心具體落實難。他對南方周末記者說,“很多中小微企業只有3個月壽命,現在已經過去一個多月了。”

上海一家銀行,只露出兩個字。銀行是萬億金融抗“疫”的重要 資金源頭。 (ICPhoto/圖)

誰在發行“疫情防控債”

3天,珠海華發集團有限公司(下稱華發集團)就到賬10億元。

2020年2月5日,其當天發行的超短期融資券“20華發(疫情防控債)SCP003”全部入賬,加上注冊發行流程,只花了3天時間。

2020年1月的最后一天,央行、財政部、銀保監會、證監會、國家外匯管理局聯合發布《關于進一步強化金融支持防控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通知》,提出要提高債券發行等服務效率,為發債企業建立“綠色通道”。

4天后,中國債券市場上就出現了兩只打著“疫情防控債”標簽的超短期融資券——20華發(疫情防控債)SCP003、20科倫(疫情防控債)SCP001。

雖然債券名稱為“疫情防控債”,但并不意味著企業募集資金全部是用于疫情防控。

按照上述兩項債券的募集說明書,華發集團將把募集資金一半(5億)用于償還一只將于3月到期的債券,一半用于支持疫情防控、商貿等補充流動資金。科倫藥業類似,3/4償債,1/4用于補充與抗擊疫情相關的流動資金。

南方周末記者統計了中國貨幣網、上交所、深交所公布的疫情防控債發行情況,從2020年2月5日到3月3日不到一個月時間里,發行、預告發行的疫情防控債共計157只。其中,僅有“20物美(疫情防控專項債)SCP002”,計劃將募集的3億元全部用于“抗疫”期間的民生保障。

從絕大部分的疫情防控債募資說明看,其主要用途還是“發新還舊”,并且是用低利率置換將要到期的高利率債務。而這也正是“金融抗疫”對疫情地區和疫情防控企業的支持。

在2020年2月8日發改委發布的《關于疫情防控期間做好企業債券工作的通知》中,明確允許企業債券募集資金用于償還或置換前期因疫情防控工作產生的項目貸款;對于自身資產質量優良、募投項目運營良好,但受疫情影響嚴重的企業,允許申請發行新的企業債券專項用于償還2020年內即將到期的企業債券本金及利息。

另據中國銀行間市場交易商協會(下稱交易商協會)于2月7日發布的《NAFMII“疫情防控債”十問十答》,只要募集資金不低于10%用于疫情相關,就可添加“疫情防控債”標識;若募集資金全額用于疫情防控相關,則可添加“疫情防控專項債”標識。

從這些疫情防控債的發行情況看,類型包括超短期融資券、短期融資券、中期票據、資產支持票據、非公開定向債務融資工具、信用風險緩釋憑證等。行業涵蓋醫藥、建筑施工、批發零售、物流運輸、文化旅游等,頗受投資者追捧,多數認購金額都超過了計劃發行總額。

“疫情防控債90%的募集資金用途和普通債一樣,只是一個概念而已。就像是口罩股,沾了點概念,大家就去搶。”張松對南方周末記者說。他曾任職券商,現就職于銀行的債券業務部門。

盡管債券并不披露其投資者名單,但銀行無疑是重要一員。2020年2月初,建設銀行就公開表示設立100億元額度的疫情防控債。

張松也證實,債券的投資資金最終來源于銀行體系,并不以投資收益指標為最高導向,難以用純粹的市場需求來解釋。基金、券商的很多資金也是受銀行委托,在競爭的壓力下,也會助漲這種類似“博傻”的風氣。

過去債市也曾出現過不少類似的專項主題債券,比如小微債、雙創債、扶貧債、債轉股債,以及紓困債。

截至3月3日,“抗疫債”募集金額已超1300億人民幣。其中,只有33只發債主體是民營企業,占比約1/3,而它們的募資規模僅有216.5億元,占比不到1/6。

據張松觀察,從目前疫情防控債發行情況看,國有大企業獲益最多,本來他們的融資利率就是地板價了,而今更是錦上添花。

盡管在前述發改委發布的通知中,鼓勵信用優良企業發行小微企業增信集合債券,為受疫情影響的中小微企業提供流動性支持,但至今尚未出現一只。

3000億專項貸怎么貸

與疫情防控債差不多同步出臺的,是針對疫情防控重點保障企業的3000億專項再貸款。

2020年1月31日,央行宣布在疫情防控期間向主要全國性銀行和湖北等重點省(市、區)的部分地方法人銀行提供3000億元低成本專項再貸款資金,中央財政貼息50%后,企業實際融資成本在1.6%以下。

企業要獲得這樣的低息貸款并不容易。2020年2月7日,財政部、發改委、工信部、央行、審計署聯合發布《關于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強化疫情防控重點保障企業資金支持的緊急通知》,明確了企業必須生產醫療物資及生活必需品等。

各省級發展改革、工信部門負責匯總本地區疫情防控重點保障企業名單,上報國家發改委、工信部,審核后列入“全國疫情防控重點企業名單”。央行指定的9家全國性銀行,以及湖北和浙江、廣東、河南、湖南、安徽、重慶、江西、北京、上海等省份地方法人銀行,為其發放專項再貸款。

此外,各級財政、審計部門強化資金監管和跟蹤審計,確保專款專用。

目前,除了部分省市發改委,以及上市公司的個別披露,全國疫情防控重點企業名單尚未公開。在2020年2月27日的新聞發布會上,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劉國強透露,到2月25日,已有1008家重點保供的企業獲得了貸款,這些貸款的實際利率是1.28%,低于國務院規定的不高于1.6%的要求。

此前,路透社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稱,美團點評、小米、滴滴、三六零、曠視科技等科技企業在申請這一專項貸款,這些企業多為上市公司,本身具備融資渠道,且不是抗疫相關企業,引發爭議。

“我們根據名單放款。”工商銀行某省分行的張嘉對南方周末記者說,除了全國性名單之外,一些省市還有一份地方名單,當地財政對這些企業也會給一定的再貸款利率補貼。

“名單中的企業也是魚龍混雜。”張嘉坦言,每個商業銀行都有自己的授信辦法,要綜合考慮企業經營能力、還款來源和擔保措施等。相同貸款規模下,如果風險相等,銀行都愿意發放給收益大的客戶,不愿意把錢放給小企業,“尤其是這種收益不高的產品”。

他還透露,為了完成任務考核,一些銀行在統計時把企業的存量貸款也計算在內。這樣一來,銀行和企業互利,銀行完成任務,企業享受優惠。

在2月中旬看到疫情專項貸的信息后,徐彬忍不住向銀行的朋友打聽細節。兩年前,他在廣東創辦了一家主要從事次氯酸消毒業務的公司。次氯酸是消毒領域的后來者,安全性高于醇類以及其他含氯消毒劑,主要用于液態食品罐裝生產線的管道消毒以及醫療領域的消毒。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后,徐彬從1月30日起免費向公司附近市民提供次氯酸消毒液,每人每天5L,一直持續到2月底,直到耗材用盡。周邊城市還有人專程開車去取。

他跟南方周末記者算了一筆賬,消毒水的成本主要是包裝瓶、人工、設備損耗以及水,1L的成本大約6元。疫情緊急的時候,一瓶消毒水的價格可以去到100元。

徐彬的公司此前做過消毒濕紙巾、漱口水、霧化器。2020年2月4日,國家衛健委發布“部分消毒劑可以緊急上市的通知”,其中提到了含氯消毒劑。這讓他動了生產消毒液的想法。

不過此次氯酸并未出現在廣東衛健委發布的《緊急上市消毒產品的備案指南》(廣州、深圳以外地區)中,他打電話去咨詢,對方回復只能按照文件公布的產品名進行緊急上市備案。

徐彬羨慕在山東、上海的同行,可以備案緊急生產上市銷售。最快的一家從零開始,兩天時間就拿到了全部資質“。如果可以,我們每天也可以生產幾十噸的消毒水。”他對南方周末記者說,他已經將消毒液產品送檢,但走完常規的備案流程需要3個月。

這意味著,即使拿到了緊急上市許可,徐彬估計公司也拿不到專項貸款。對于成立才兩年的小微企業來說,只能向銀行申請抵押貸款。

事實上,衛健委宣布消毒用品可以緊急上市之后,徐彬估測國內消毒企業起碼新增了上萬家,帶來了巨大的產能。很多大企業本身有資金、品牌、渠道、終端的巨大優勢,很可能在疫情結束后繼續這一新業務,這樣一來,同類小微企業生存會更艱難。

“5000億落實才是真本事”

黃貞正在糾結要不要去申請銀行貸款。

她是廣州一家美發產品公司的創始人,最近收到幾家銀行的優惠貸款信息,利率在3.2%—3.5%之間。

黃貞的公司目前并沒有擴大產能的需求。她的百余名員工中還有三成多滯留在老家回不來,她擔心如果市場不好,貸款回來之后沒什么用,還要付利息。

公司剛剛做了一期促銷活動。她對南方周末記者說,“這真的是我們公司成立20年來最大力度的一次促銷,產品價格比原材料成本還要低,只是為了回籠部分資金。”沒想到客戶都不是很積極,大部分人在觀望中,能有人下單就不錯了。

當然,她也能夠理解,自家產品主要供應美發店,很多客戶也沒法開工,不得不采取保守態度。眼下,黃貞正組織復產的員工加班加點,趕一個發往越南的訂單,但是這個訂單做完之后,就不知道接下來該怎么辦了,很迷茫。

根據第四次全國經濟普查的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末,中國中小企業法人單位一共是1807萬家,占全部規模企業法人單位的99.8%。

在浙江民營投資企業聯合會會長周德文看來,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最困難的就是中小企業。他們心態復雜,想復工、又怕復工,復工復產最大的問題是資金不足。有企業主向他訴苦,已經將最后一套房子抵押,用來給員工發工資了。他們擔心,如果拖欠工資,等到真正能復工的時候,員工很可能就不愿意回來了。

蘇州最早出臺企業扶持政策,各地陸續跟進對中小企業支持,但多數只是做方向性的引導,并未有具體實施細則,畢竟政府不是金融機構。

直到2020年2月26日,央行宣布在3000億元疫情防控專項再貸款的基礎上,增加再貸款再貼現專用額度5000億元。其中,支農、支小再貸款額度分別為1000億元、3000億元,再貼現額度1000億元。同時,下調支農、支小再貸款利率0.25個百分點至2.5%。

這一場5000億的金融支持,甚至將個體工商戶考慮在內。“我國登記在冊的個體工商戶已達8000多萬戶,帶動了2億多人就業。”國務院總理李克強2月25日在國務院常務會議上強調,“支持個體工商戶紓困,有利于穩定億萬家庭生計”。

“前面出臺的金融扶持政策,沒有惠及普通企業,只是表面熱鬧而已。這5000億再貸款再貼現,專門針對中小企業,對標很明確。”周德文對南方周末記者說“,5000億落實才是真本事,如果真的能夠落到基層,將會像是一場春雨,讓萬物復蘇。”

周德文說自己現在每天會接幾十個電話,企業問怎么申報優惠貸款,銀行問他能否介紹大企業放貸。2020年3月2日,他去中國銀行溫州分行調研,對方表示關于這5000億目前也還沒有收到具體指示,不知道該怎么做。

“希望5000億不要重蹈覆轍,一些想要貸款的企業貸不到,一些企業貸了也沒用。”周德文說,央行應該要加強督導,建立一套考核體系,全面惠及中小微企業。

要做到真正的普惠,周德文認為政府還應該考慮給企業減稅,比如停征三個月的稅收,這些普惠行為執行起來應該比放貸更簡單,也不會虎頭蛇尾。

此外,銀行和企業也要共克時艱,例如銀行可以讓三個月內到期的貸款展期半年。銀行不伸出援手,就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上半年的損失,下半年要奪回來,這不是一個口號,”周德文說,“只要企業奪回來了,社會、國家也就奪回來了。”

(應受訪者要求,張松、張嘉、黃貞、徐彬為化名)

訂閱南方周末會員,支持原創優質內容。成為南周會員,尊享七大權益,在一起,讀懂中國。

贵州省双色球领奖地址 经典老版单机麻将游 网络赚钱项目 篮球斗牛 星悦陕西麻将官方版 捕鱼欢乐炸最新版下载 北京pk拾手机app排行 河南快赢481app下载 福建31选7规则 南粤36选7走势图大星 11选5组三 彩票分分彩app 贵州11选5大小走势图 韩国快乐8|官方网站 福彩25选5 海南体彩飞鱼 0投入网上赚钱平台